昨日,慘遭毀容的趙某躺在醫院一籌莫展 華商報記者 閆文青 攝
  9月7日晚7時,對於46歲的趙某來說,是個噩夢般的時刻:他去赴朋友之約時,面部被人潑了腐蝕性液體而毀容。
  昨日上午9時許,在周至縣人民醫院,躺在病床上的趙某顯得特別痛苦,因為面部皮膚被腐蝕性液體毀容,失去皮膚保護的面頰,滲出些許帶血的油脂。
  “用雙手捂臉,臉上立刻掉了一層皮”
  趙某說,他十多年前離婚,至今單身一人。潑他腐蝕性液體的是他48歲的女性朋友付某,也離異。他們兩人認識有十年了。“我們關係一直不錯,事發前幾天我還幫她到城東搬東西了。”趙某說,事發當天下午5時許,付某打電話,約他到昆明池路口付某的被服店見面。
  趙某從周至縣城坐車趕到西安,當晚7時許到了付某的被服店,“晚7時左右,商店都會開燈,但那天付某的被服店捲閘門開著,裡面沒有亮燈。”趙某說,他走到門口剛喊了聲“有人沒”,就感覺有東西潑到臉上了。“瞬間臉上燒疼燒疼的,刺鼻的氣味嗆得我喘不過氣,用雙手捂臉,臉上立刻掉了一層皮。”趙某說,隨後他被人拖進店內,捲閘門關上了,除了付某外還有三四名男子對他拳打腳踢,“他們還用電警棍電擊我。”趙某說著,脫下上衣,身上佈滿電擊後的傷痕,其中左上臂的皮膚已被電擊變成灰黑色。
  在好心人幫助下,坐上回周至的班車
  趙某說,直到當天晚上10時許,對方纔停止毆打。“我聽見一個男的喊‘拉到渭河灘活埋了’。”趙某說,聽到對方這麼說,他覺得肯定活不成了。
  “上車走了不長時間,我就被扔出了車外。”趙某說,他使勁睜開眼向四周看了看,自己處於昆明路2號橋下,打他的人已不見蹤影。“我害怕對方再折回來找我,就爬過路邊的水渠,躲在一棵柳樹下麵。”趙某說,面部的疼痛,加之驚嚇過度,他在雨中昏睡過去,直到9月8日中午才蘇醒過來,“從柳樹下爬到馬路上,過路的人都被我嚇了一跳,在好心人的幫助下,我坐上了回周至的班車。”
  回到周至家中後,趙某昏睡了一天。9日在朋友的幫助下,前往周至縣人民醫院進行治療。經診斷,趙某為面部被腐蝕性液體潑淋後造成的化學性燒傷。華商報記者在醫院看到,趙某的臉部大部分皮膚脫落。因周至縣人民醫院不具備治療面部化學性燒傷的條件,入院以來,趙某每天僅靠一支燙傷膏,來維持面部的燒傷治療。對此,趙某說:“我是個電焊工,沒有多少錢,到西安專科醫院治療,經濟上不允許。”
  男子認為遭毀容或因感情糾紛引起
  “十年的朋友,對我下此毒手。”躺在病床上的趙某說,他並未感到此事的發生有何徵兆。他認為讓付某對自己下此狠手的理由可能是感情糾紛。而對於他與付某的感情瓜葛,趙某則不願多說。
  9月10日,趙某的朋友向公安雁塔分局昆明路派出所報案。昨日下午,記者從雁塔警方瞭解到,目前昆明路派出所就趙某被潑腐蝕性液體毀容一事,已立刑事案,民警正在全力偵破此案。
  據瞭解,事發後,付某的被服商店已關門,付某也不知去向,至於趙某面部是被哪種腐蝕性液體燒傷毀容,付某為何會對趙某下此毒手,是感情糾紛,還是另有隱情,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當中。
  華商報記者張波
(原標題:去見認識了10年的女性朋友 46歲男遭腐蝕性液體毀容(圖))
創作者介紹

大阪

onkcy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